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汽车

金正恩被指偷运两防弹平治做专车 瞒天过海经5国走私

来源:新闻网 作者:导演 2019-07-26 11:07:21
金正恩被指偷运两防弹平治做专车 瞒天过海经5国走私 金正恩被指偷运两防弹平治做专车 瞒天过海经5国走私 2019-07-19 12:12 有报道指金正恩平治坐驾是走私偷运入北韩。(资料图片) 虽然北韩前年遭到联合国最严厉制裁,但该国领导人金正恩近年在国际场合亮相时,均乘着他的防弹平治房车,这让外界好奇他如何躲避国际制裁取得这些豪华名车,而华府非营利组织高级国防研究中心(C4ADS)日前发表的调查报告揭露了这些车辆的来源与瞒天过海的走私手法。在跟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峰会期间,载着金正恩在新加坡、河内与海参崴街头穿梭、有时被一群保安跑步围绕的这些轿车是平治的Maybach S62与Maybach S600 Pullman Guard,深受世界各国领袖欢迎,每辆要价160万美元。华盛顿高级国防研究中心(C4ADS)联同《纽约时报》调查,通过分析公开的港口数据、贸易纪录、卫星图片等发表报告,判断两辆朝鲜禁止入口的平治是去年6月由荷兰鹿特丹港口输出的。两辆装甲平治的跨国旅程是从荷兰鹿特丹港出发。根据货物追蹤记录显示,两个装有平治的密封货柜,在2018年6月被卡车运进海运码头,并被中国远洋海运集团公司保管,购买车的人当时并不清楚。平治母公司戴姆勒表示,该公司针对这些车的潜在买家进行了背景调查,以确保不会被转卖给遭到制裁的人。这些货柜经过41天的航行后,在7月31日抵达中国东北的大连后卸下。它们在港口一直停留到8月26日,之后被装上一艘开往日本大阪的船,在那又被送上另一艘船,航行3天后在9月30日抵达南韩釜山。接着则是这段旅程最神秘的部分。这些货柜在抵达釜山后一天内就被移往悬挂西非国家多哥国旗的DN5505货轮上,并被运往俄国远东地区的纳霍德卡港。此时,这些汽车被交给在马绍尔群岛注册、拥有DN5505及悬挂巴拿马国旗的Katrin号油轮的Do Young船运公司。根据文件与採访内容,从Do Young的注册资料看不出公司所有人是谁,但明显跟俄国海参崴商人卡扎丘克有关,而跟这两艘船合作过的南韩船运机构Han Trade和AIP Korea的执行高层人士表示,卡扎丘克是船的主人。C4ADS获得的文件也显示,卡扎丘克在2018年曾被列为Katrin的船东,时间约为一个月。而载着车的货轮,原来叫作Xiang Jin号,但在7月27日,也就是两辆平治抵达大连的前几天更名为DN5505,且所有权从香港注册公司转移给Do Young。其后,载着车的DN5505货轮在10月1日离开釜山后失去了联繫,该船自动识别系统停止发送讯号,而这是船只逃避制裁的常见做法。该货轮讯号中断18天,当讯号再次恢复时已在南韩水域,返回釜山途中更装满2588公吨的煤,但后来将煤在另一个南韩港口浦项卸下。C4ADS在报告中指出,南韩海关记录显示,该货轮是在纳霍德卡港载了这些煤。纳霍德卡这座港口城市邻近卡扎丘克所在的海参崴,船运数据和船运机构执行高层人士说,DN5505货轮在载着车离开釜山后,曾回报目的地是纳霍德卡港。C4ADS的报告并未确切说这些车到了纳霍德卡后去了哪里,但研究人员指出,这些汽车可能是从俄国空运至北韩。根据网络影片和航班追蹤资料,北韩国营高丽航空的3架货机在10月7日飞抵海参崴,而当天恰逢蓬佩奥与金正恩在平壤会面。北韩货机飞往海参崴是很少发生的事情,而根据机尾编号,这些飞机就是金正恩出访国外时运送车辆的飞机。C4ADS在报告中说道:「考量到飞机载货能力以及在运送金正恩装甲豪华轿车上扮演的角色,货机上可能载了平治。」至于载着平治车一度失联的DN5505货轮,今年2月载着3200吨在停可疑的煤停泊南韩浦项港时,遭南韩以涉嫌违反国际制裁为由扣押。俄国船东卡扎丘克名下另一艘船Katrin也因涉嫌运油给北韩,2月遭南韩扣押。 元朗黑夜血案警迅拘六汉 (星岛日报报道)数百名「白衣人」前晚血洗元朗引来轩然大波,昨传闻再度出动施袭,更会蔓延至屯门、天水围及荃湾,暴力黑暗时代令全城陷入白色恐慌,元朗区成为「重灾 港铁工会促警缉捕施袭者 (星岛日报报道)港铁西铁线元朗站前晚发生袭击事件,一批穿白衣和戴口罩的男子,在车站大堂及列车车厢内以棍棒追打乘客。港铁曾一度不停元朗站及呼吁乘客离开车厢,惟 六月通胀3.3% 猪肉涨价最劲 (星岛日报报道)港府昨日公布六月的综合消费物价指数,较去年同期上升百分之三点三,创近三年新高;而剔除政府一次性纾困措施影响,基本通胀率为百分之三点二,更创逾
(责编:导演)

本文由http://www.golfnetsandcages.com/qiche/60.html原创,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!

下一篇:《热点透视》道琼工业指数中金融股权重过大,比例失真上一篇:高图尔斯倒戈受尽球迷侮辱 被讥 「惨过过街老鼠」